三双袜子

这篇写于06年August 08的文章,让我翻出来了。感觉写的不错

三雙襪子

工作的性質注定了我的工作内容。

所以我穿比較髒些的衣服去工作,這樣保護好乾淨的衣服。後來這些髒的衣服變成了我固定的Uniform

我的工作内容有時要推一兩個小推車,小推車的“底盤”不高不低,如果用你的腿來測試底盤的高度,你會發現“底盤”突兀的一塊鐵皮正好與你的腳後筋“對齊”,所以每次要同時推兩個車子的時候,要注意不讓腳受到傷害。


一次的負傷,因爲不懂車子的結構而太過魯莽。竟讓“底盤”突兀的塊鐵插進了我的腳後筋,當時的感受已經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來表達,疼得我坐立難安,我慢慢
的翻起我的褲腳!襪子腳後跟処一片血跡,襪子最深紅色的地方是讓鐵皮撕裂出的一個洞。襪子的洞已經跟我的肉體連到了一起。分不清最深色的血跡是在我的肉體
上,還是在我的襪子上。我慢慢的掀起襪子,看到傷口成“一”字,傷口処已經被鐵皮頂進去
2mm,傷口的四周煞白一片,我忍著痛把襪子蓋回原處,整理好我的褲腳。一瘸一拐的繼續推動著小推車,嘴裏面在詛咒著,工作還是在繼續著…………….
到家中,在淋浴的時候,熱水湧向我的傷口,疼得我咬牙切齒,凝固的血液隨熱水的沖淡流入下水道。第二天,我把這雙襪子扔掉了,仍的時候還不住地搖頭。如果
不是我的魯莽,我想就不會有這個傷口,如果不是我的魯莽,我想這雙襪子就不會破損而被抛棄。後來我的傷口因爲工作的關係恢復得比較慢,用了將近半個月康復
…….每次按在傷口処,當在皮膚按出的白色跟返回的紅潤交接時,都有隱隱約約的痛感。

 第二次因爲我的自信,又一次負傷。這次雖然沒有一次那麽慘重,但是卻發生在我另一只腳上。深紅色的血,慢慢的凝固在我的腳後筋周圍。我還是要看看傷勢如何,還好只是擦破一小塊皮。但是襪子也隨著那一小塊皮的脫落,而脫落………………這雙襪子遭到了同樣的命運,雖然被抛棄,但是走的時候還不是很血淋。這次傷口恢復了1個星期。

 
三次的負傷,因爲我的不經意。也再一次負傷。也許已經有了兩次的經驗,這次的痛已經能讓我鎮定。也許是因爲兩次的經歷,讓我有些麻木。腳後跟再一次被血包
圍,襪子破了一個圓形的洞口,我要知道我的傷口是不是跟襪子的傷口一樣。所以爲了照顧疼痛,我還是小心翼翼的把褲腳翻起,襪子掀開。一個不大不小的肉片已
經被鉄片剷起,肉與皮已經不再有任何瓜葛。回到辦公室我問我的
LeaderBand-Aid,他竟然給了我4個。我穩穩坐下來,掀起我的襪子,把已經跟肉分離的皮,狠狠地拽了下來,這時才發現原來這塊肉原來這麽大。處理好我的傷口,我繼續推著車子……………..也許這雙破損的襪子又將被我抛棄,這次的傷口雖然不知道多久能痊愈,但是我已經不在乎了。也許是已經習慣,也許是已經麻木,也許…..太多的也許。也在這個時候,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前兩雙襪子。如果不扔掉它,把它保留起來,也變成一種我的歷史,我的紀念。

事且如此,何況人,何況情。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