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弄文字

曾几何时,报纸上的经济专家,专栏性的卖弄学问大谈股市走势,次日高层建筑的身影增多,于是减轻了年度人口调查的工作量。午夜Radio的泌尿科大夫,专
挑12点卖弄性学知识,大谈性爱的禁忌,次日妇产科多了几个无痛流产的少女,于是缓解了全球人口持增的困境。网络现在铺天盖地的充斥著自恋过分的畸形,卖
弄著那张后现代主义的脸蛋和超现实主义的肢体。而卖弄文字,像一个奇迹般的存活了N个时代,总会挑逗那些能找到共鸣的读者。于是像我这样的爱慕虚荣的人激
动的找到了期许的武器。

《说笑》一文中早提到,卖笑变成了文人的职业,可怜小姐已经晋级跟文人统一战线了。终于卖弄意外的转正成了痞子的职业。其实这样也好,自从抓紧素质
教育,让痞子圈的朋友达成共识:技多不压痞。比如说跑的快,反应快,动手快,都是作为痞子的基本素质。现在又要恶补另一个技能,只能多看书了。于是反复阅
读、巩固【肉蒲团】【灯草和尚】【金瓶梅】【西厢记】等名著。现在终于在前列腺发炎的状态下出关,仿佛有憋尿三个加仑单位后,终于找到厕所的归属感。

其实卖弄是个很讲究的技能,你对卖弄的切入点要考究,要专业,要一切从职业眼光出发。怎么样卖的好,叫的响。让人又爱又恨才算一个成功的卖弄案例。
如果你一个劲二逼的往外吐狗牙,除了招骂意外成功,就一无是处。这是卖弄界不愿看到的,不愿纳贤的。我们更不愿意看到那些以卖弄词藻为生的文生,在我们痞
子的眼中(也是伪君子在君子面前对痞子的评价是一样的。),他们就像嘴巴长满了痔疮–恶臭!除了码了几个生字僻词以外,看不到任何中心主题。这种人是恨不
能被一脚踹个生活无法自理的一拨。但是请注意,我们痞子是有理想的,甘地的无暴利抵抗正是我们的态度。这是我们痞界一条基本素质“允许不同的声音存在”

现在的卖点就在“露”上,有露就有性,有性就有“点”,所以我们看清了卖点的现状以后,抓住机会,迎头而上。有点露之只需露,莫等无点空露之。现在
在广大导演,文人,音乐人的淳淳诱导下,我们知道了作为一个文痞你没有弗洛伊德当武器简直是瞎子出门,找撞!所以憋足了荷尔蒙,让我们卖弄吧!
所以除了卖春,卖脸,卖笑,更牛的今天我们还可以卖“弄”。

如果你认为这篇文章又偏激了?我想说 “偏(见)激是思想的放假”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