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操

我操是我得以自豪的口头禅,因为使用的频率跟“谢谢”在一个赫兹(Hz)上。通常只用来做感叹词。但是当我看到美女激动的时候,会情不自禁的就变成
了一个动词。回眸儿时,偷着说一句“我操”是多么过瘾的事情,就像走在乡间的小路,看到一对男女在草丛中野合的不期与兴奋。随着时间巨轮的碾转,体毛完整
的我终于撕破禁锢的话语权,可以勇敢的面对大众,声嘶力竭的喊一句:“我操”。

在礼节的废墟中,修辞变成华美的墙垣,所以我用“操”,去感叹,去修饰,去惊奇,去累积,让我极端的操出了人格分裂
。我操可以感叹,比如当我看到囧民的脑残体时,我总不由自主的喊一句“我操”。然后我又自得其乐的在那些不认识此含义的人面前,玩弄他们的“无知”。
我操可以是精神武器,比如走在5级大风的马路,用“我操”的抵抗就是比“啊”更能战胜自然的力量。
“我操”可以变成无奈,比如拿到59分卷子的心情。“我操”可以感叹,比如D杯的MM, 摇晃她胸前的两个大波。

其实无所谓你认为它是一个脏词,还是一句感叹。只要你内心是一片清寂,又何苦尿别人的想法, 在世俗的眼屎中挣扎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