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不一样的淫

政治家的手,淫的是政治;艺术家的手,淫的是艺术。同样是手,但是淫出来的东西是如此的不同。但是他们都是快乐的,至少他们是喜欢的。如果你让艺术家的手去在政治圈里面瞎搅和,不仅别人不愿意,当事人也不喜欢。

就如我,我不停的淫音乐,淫设计,淫文学,淫电脑,淫女人,但是我竟然找不到一个固定的目标去快乐。我才发现人真的不容易满足。

钱钟书有句话说的好,把快乐分肉体和精神的两种,这是最煳涂的分析。一切快乐的享受都属于精神,尽管快乐的原因是肉体的物质刺激。这么精辟的一句,
真是字字见血。有时候我集中精力品味快乐的瞬息,除了发自内心的满足,找不到持久的支点。也许就如“快”的字意是飘瞥难留的。由手淫的思索,我觉得快乐是
短暂的,那亢奋以及高潮的瞬间,接踵而来的是顺势的低谷,彷佛接力的赛手,没有空隙的传递。由此及彼的想到现实生活,达成一个目标的过程是困难的,完成是
喜悦的,之后还是要回到欲望的原点。人的满足总是短暂的。

当然我们要肯定努力过程的快乐,肯定一切给予的满足的瞬间。此时,让我想起了《围城》里面一个小故事,两个人吃葡萄的故事,一个人的得到的是希望,一个人的得到的是回忆。而我,要的是回忆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