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言

方言是个很奇怪的东西,尽管从小生下来就提倡说普通话,但是总比不过方言总是给人的感觉以亲。这官方的发行版本总只用在正式的场合。当然方言要跟对
味的人一起言语起来。如果在生活中像《疯狂的石头》一样,各人说各人方言,仿佛国家领导人的发言,各说个话。但是如果你跟老乡用普通话交流,说明两点,第
一,很生疏,第二,装矫情。

现在的城市白领,为了突出自己小资地位,就喜欢甩一口掺杂着local口音的普通话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。保持一种高贵的距离,即使这种人顺时针的
口误出几个方言发音,但是马上抑扬发音顺势用一个相近的词汇模糊带过,仿佛骗自己一切都没发生过。就算你怎么跟他扯方言,他总是控制在普通话上让跟你保持
难以逾越的距离。这就是语言的距离。这时你才会发现远来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,而是备受折磨的瞬息却求死不得。

其实我常常看到一些喜欢装逼的人,明明一个城市出口的,却操着一口地道的本地普通话交流,这种折磨人的程度,完全不亚于一个不会小提琴的傻逼,还卯足劲的发出支离破碎的音弦。这时候,你只恨不能一脚踹死他,为维护本地色彩作出一点牺牲。

近年由影视、音乐的助澜,狂刮方言风。这时候自己的方言已经完全不够力度了,单一化了,要及时补进其他方言进仓,以备随时出货。不仅多学了一门外语,还增添的生活的情趣。比如在粤区来上一句北京大婶腔极重的:“哟,您吃了吗!”是何等的不协调和调侃的味道,那你会不笑吗?

我曾经看到一个小妞,手舞足蹈的操着三种方言鲁、粤、沪跟三区人民会谈。除了鲁的方言是正常的,因为是她个鲁人(青岛),其他的都是那么的别扭,感觉在处心积虑的“(粤,青岛方言发音“药”读“粤”)”,当她自得其然的转头一口一个“侬好呀,侬是撒海宁呀..阿拉….”如果你还是个完整的人,我想你会像黑格尔说的那样“精神上的道德力量发挥了它的潜能”“沪”(呼)她一个踉跄来解除这精神摧残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